哆啦 A 夢 ゛

雪梨町SHERRYDING:

几年前的一个深秋之夜,我送一个好友去火车站。她搭凌晨的火车,去看她远在北京读研的男友。两人所有的精力与路费都花在中国铁路。如今想起来,坐几个小时的冷板凳等待一辆爱情的火车,从身体到心灵,精神奕奕,不知疲惫这样的日子,是如何都无法再过了。而当年的这个吃泡面省钱坐二十几个小时硬座去看北京男友的姑娘,已经变成了“现在出差尼玛凡超过三个小时的车我都必须要买卧铺”。  如今坐二十几个小时火车去看男友的日子打死她都不会再做。当年的研究生男人已经成了爹,而她不是孩子妈。只能一句: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。


yacsirius:

马车慢慢地走在小路上,两旁的植物葱郁异常,漫天盖地
远处走来一群劳作完的人们
听着马蹄的嘀嗒声,眼前的场景彷如一幅画卷